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平静地道:“阿爸引她去按秘道的门锁。” “徐茵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她经不起你的折磨,她也算计不过你,你想要什么,你说,别伤害她。”

来源:kingsecurity.net.cn 晋州晚报
2020-5-19
我脸色大变一连向后退了四步直至背脊撞上墙壁才停下来颤声道:“你怎会知道?”
紧急通道是中心内的最高机密知道的只有老头子、我与艾特尔三个人当然还有。
金发女郎冷冷道:“我给你三分钟时间思索人类的神经系统太脆弱了受不了丝毫的痛楚。”
她奇怪的语气使我心中一凉仓皇下自然一手向她迫近的身体推去一碰到她的身体我再忍不住惊叫起来。
她的身体就像生了根似的推上去连一下晃动也没有而且冰冰冷冷就像金属造成的物质。
金发女郎声音若寒冰般道:“以地球的引力来说我共重十万三千一百二十一点五公斤你推得我动吗?”
我从未试过像现在这一刻的惊惶高呼道:“你是什么?”我不问是谁而说是什么就是我知道“她”并非人类。
金发女郎明亮的大眼变成闪亮的电光道:“你永久不会明白我是什么或者能明白多一点因为它更接近我你乖乖地与我合作吧我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使全球每一个导弹起飞把人类彻底铲除我到地球来并不是要对付人而是要把吞并它有我缺乏的一些东西。”
我呼吸急促哑口无言我知道她并非虚言为了全人类屈服是唯一的途径。就在这时我听到的声音正确点来说我听到的声音在我脑内响起而眼前化作金发女郎的异物却一无所觉我不知何时学晓这种心灵传感式的通讯方式但毕竟这是眼前的事实。
陆淮南不再听我的解释朝着病房走去我急忙跟在他身后。
病房内两人一阵恩爱在陆淮南的关切下徐茵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冷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徐茵脸色惨白的看着我。
而一旁的陆淮南脸色阴翳声音冷漠那眼神里蕴含着怒火“出去。”
“淮南你别这样。”徐茵不满的拉着陆淮南的手臂。
“茵茵有些人不值得你这么善良。”
徐茵抱歉的对我笑了笑我佯装出一抹微笑回应她心里却像吞了苦水一样涩的难受。
“不关冷小姐的事是我自我不小心……”她话音未落便被陆淮南打断。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与她有点事要说。”陆淮南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来到医院的天台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
艾滋病试纸 https://www.byhiv.com/buy/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晋州热线 晋州论坛 版权所有